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昂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李昂其人

2013-04-02 15:43: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胡黔正
A-A+

  李昂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多种相悖复杂的元素集于一身,初识其人,未免惊惶:体积庞大、霸气四溢,其性锋利如刃。近其人读其画,原来如此——社会化的另一面本质而无法掩饰地从他的作品中暴露:大势磅礴,细处尽其精微,步步为营不弃一点一线,将殚精之力溶于每一微观收放,畅目淋漓,节处咀嚼意味深长。边画、边探、边读,李昂在贵州这片阴湿、遥远而神秘、与外界流行时尚相距甚远、濒于文化断裂的憨厚而古扑的土地上,经营着他的视觉与心灵之核,用笔与画布产出他与这块土地灵魂结合之卵。作品与人,形成本质上迥然不同的指向。李昂作品构成的那一条链,才是他生命主体蕴含的本身。

  李昂是一个画家,亦是一个官员。他奔走在两个天地:美协工作与笔下世界。身为省美协主席,生活中百事缠身、红尘滚滚、疲于奔命;另一方在,见缝插针,拿起画笔走进只属于他个人的自语之净界。悲剧在于:他的工作利了许多人,以大量宝贵时间流逝;喜剧在于:在百忙中竟然挤出那么多时间,画了无数的作品。这很滑稽。他作品的量与质,让许多单纯的专业工作者汗颜。

  大众潜意识价值认同默默的引导人类群体生存指向,我们只能选择抱住一个篮球,生存持久的模式改变了我们的生命本质与价值内核,我们常常是生存着而不是生活着。弱者流行的低俗文化迅猛而强烈的浸蚀着我们每天的日子。让我们在温和的不知觉的进程中快乐地腐烂。画家要特立独行,守住灵魂的洁净与“贞操”,在欲流涌动的大潮中孤独地走在另一边,逃离生存竞争的认同与普遍人性,这是难以剥离之痛。但李昂竟将其成功分离:为官有序有绩;为画有质有量。

  生活之程锁定生命之果。李昂身上有几气:贵族气、匪气、正气、杀气。细读其作品,竟有一丝雅致之阴气:大势如虹、似其身形、微处精妙如簧、意笔入髓、行滑柔美、华丽贵气;点线色斑如外科手术刀一般精准,如淑女之吟也!

  生长在军区大院,当过兵,濡染一身刚气。进大学、研读历史,走进大山、剖阅人性,诸多因素洇进他的作品里。贵州这块得天独厚的土地,丰富多彩的民族形式,给李昂提供了有别于大同绘画语言的表达方式。欧洲人的油画技能,被他揉进了少数民族的灵与形里:塌塌的鼻梁、厚厚的嘴唇、斑斓的服饰花纹与阳光在他的笔下混响。绘画对于李昂来说,不是工作、亦不是事业、更不是求生手段,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清教徒朝圣一般,走一条永无尽头的路。一生用心和思想去看沿途的风景,心灵从尘市的喧嚣中浮出,用思想之露去洗涤自我与观者的心灵。在我们早已司空见惯、麻木不仁的视觉存在中用心去审视、扫描并发现那些异态存在,并以审美形式和思想者的思维式样展示于人。我们这个时代,一夜暴富不是梦,暴富的造神运动使许多人灵魂出窍、晕头转向,心灵的天线已被每天潮水般的信息冲击得面目全非,绘画早已失去人们想象中的浪漫,它和物质利益相去甚远,它需要象农民一样地去艰苦劳作而又难于得到丰厚的物质回报,没有众星捧月般的喝彩以及终结者的奖杯。李昂先生数十年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持之以恒,硕果累累。

  但李昂无疑又是一个幸运者,1987年,其作品《苗女》荣获中国首届油画大展最高奖——中国油画奖。这是一个颠峰,亦是一个证明,是李昂先生运用欧洲传统油画技法与古老民族形式无缝联姻的典范。更是一个分水岭:李昂站在一个更高、更广阔的艺术视界里,进入了中国、甚至世界性的绘画舞台。之后数年,喷射般的画出一系列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以不同的表现形式、技法创作出《春之祭》、《祈丰年》、《祈天》等……生命的广度与深度,被李昂拓展得几乎失去了边缘。

  李昂一生都在探索不同的题材、形式、表现手法,但每一时期都有一大批不俗的作品。早期对欧洲油画技巧、材料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强调油画的正统韵味,在压缩近乎两维的空间里,描绘远离文明的静穆与高贵、悲情、僻静大山里祖辈代代相传的行为节点——婚嫁、节日、宗教仪式,用欧洲人的语言去承载一个古文明的生存状态,以及纠缠在宗教天地里神人一体的意志。

  尔后数年,李昂渐渐的挣脱了早期的自作之枷:笔头变得轻松明快、姿意畅行、华丽帅气,多以风景、人物、静物写生为主。《漫步北海道》、《2009我的故乡》等风景画为代表,其调如诗,行笔无羁,那些农舍、树丛、小溪、海韵、旷野山芥,浑然于他不经意的笔触与鲜灰交织的色彩中,清淡悠远,恬然如洗,读之叫人心灵逸逸而静。面对这些画面,所有尘市之燥嘎然而止,真是快哉!

  不惑,知天命,李昂一路走来,而近几年,丰厚的积淀使其走入了弃繁入静的回归,作品更加简、拙、藏,不夸、不艳、纳智入愚、心若止水。欧洲?俄罗斯?民族?风格?流派?这些都已不重要,看近作《周存有》、《一辈子》、《空境》……所有的语言描述与逻辑推断都显得苍白——画在说话。

  生命的长度可以量化,但生命的广度是无限的。阅尽大千世界,品尽天下美食,穿越人间百态,岁月的无数冲刷涤荡并没有让李昂变为一个油滑城府的芸众之徒,其性如童,真诚灼人、平实如泥、目光清澈。李昂说:世界上什么最好玩?——大胡子一撇、眼睛一眯、畅声大笑:画布上最好玩!

  此徒走火入魔,不可救药,弃世间千般乐趣于不顾,一张画布,竟是李昂生命的整个世界!

  色彩是音律,流淌在李昂的血液里。

  李昂,其实就是一幅画。

  胡黔正写于2013年3月29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昂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